广州珠江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与潘嘉伟、潘卫锦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穗中法民二终字第85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潘卫锦,住广东省电白县。

上诉人(原审被告):潘嘉伟,住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

委托代理人:黄子彬,广东捷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广州珠江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

法定代表人:李帆,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冯良思,该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杜后培,该公司职员。

上诉人潘嘉伟、潘卫锦因与被上诉人广州珠江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江公司)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2011)穗番法民二初字第113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登记成立于2003年1月9日,股东为潘卫锦、潘嘉伟,由潘卫锦担任法定代表人。

2009年7月6日,原审法院经审理后对珠江公司与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作出(2009)番法民二初字第914号民事判决,判令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支付货款806233元给珠江公司,并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标准计付自2009年4月1日起至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止的利息,该案受理费5949元,由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负担。

上述判决生效后,珠江公司申请执行未果,遂向原审法院申请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破产还债,并垫付了10万元的破产启动经费。原审法院于2012年12月27日裁定受理,并指定北京市金杜(广州)律师事务所担任破产管理人。

2013年12月10日,管理人向潘卫锦发出债务人法定义务告知书,要求其接到通知之日起七日内向管理人移交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所有相关资料,包括但不限于财产状况说明、债务清册、债权清册,有关财务会计报告以及职工工资的支付和社会保险费用的缴纳情况等。

潘卫锦仅于2013年12月18日向管理人提交了一份《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鉴证报告(2012年1月1日-2012年12月31日)》。就该报告中提及的存货资产4947061.50元,管理人未发现该资产的线索。管理人询问潘卫锦,潘卫锦称所有存货都已经损耗了,现没有任何资产。管理人又向出具该报告的龙尼泰广东税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番禺分所求证,该分所称,并未见到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任何存货资产,仅根据以前报告出具该报告。

珠江公司向管理人申报债权,管理人确认珠江公司的债权金额共计1188938.33元,其中本金806233元,利息376756.33元,诉讼费5949元。珠江公司对该审核结果无异议。

管理人于2014年3月12日向原审法院提交《关于提请法院裁定蔚鑫化工破产案终结的申请》,称多次与潘卫锦联系沟通,其也未能提供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任何账册资料,也未提供任何资产线索;经多方查询,管理人目前仍未查找到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的任何资产;故提请原审法院裁定终结破产程序。

原审法院于2014年5月14日裁定终结该案破产程序。在该裁定中,原审法院释明,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等有关人员未能提供任何公司账册资料和财产线索,导致无法清算,给公司债权人等造成损失的,权利受损者有权另行起诉要求其承担相应民事责任。就珠江公司垫付的10万元破产启动经费,原审法院将发生的破产费用共计70248.40元后的余额29751.60元退回给珠江公司。

珠江公司遂提起本案诉讼请求判令:1.潘卫锦、潘嘉伟向珠江公司赔偿人民币1386325.4元,其中包括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于2009年7月6日在(2009)番法民二初字第914号民事判决书上所判决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偿还广州珠江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贷款806233元、拖欠该货款所有的应付利息共503895元(自2009年4月1日至2014年9月30日)、诉讼费5949元和垫付申请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破产所产生的费用70248.40元,并承担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应负的连带责任;2.潘卫锦、潘嘉伟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认为:公司股东虽不必然参与经营管理,但公司经营管理人员则必然系由公司股东决定。公司破产还债程序中,相关人员未能按照法院的要求移交公司财产、印章和账簿、文书等,导致无法清算的,应由公司股东对公司债权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至于股东之间、股东与管理人员之间的责任划分,则非公司债权人请求赔偿的案件中应予处理的问题。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相关人员除提交一份《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鉴证报告(2012年1月1日-2012年12月31日)》外未能提供任何公司账册资料和财产线索,导致无法清算,珠江公司经管理人审核确认的破产债权无法获得清偿。潘卫锦、潘嘉伟作为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股东,应对珠江公司的该债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即使通过破产程序全额受偿,珠江公司受偿数额也不会超过管理人审核确认的债权金额。珠江公司在超出管理人审核确认的债权金额主张裁定受理破产案后的债权利息,原审法院不予支持。珠江公司为启动破产程序,垫付了70248.40元,该款也应由潘卫锦、潘嘉伟向珠江公司连带清偿。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潘卫锦、潘嘉伟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五日内连带清偿1259186.73元给珠江公司;

二、驳回珠江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原审案件受理费8638元,由潘卫锦、潘嘉伟负担。

上诉人潘卫锦、潘嘉伟不服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在破产程序中,潘卫锦、潘嘉伟没有收到原审法院的任何裁定、通知或公告,而是在收到珠江公司的起诉状和证据时才看到相关裁定,故该裁定对潘卫锦、潘嘉伟是无效的。而且,作出终结破产程序的审判人员与作出一审判决的审判人员是一致的,其应当回避。潘卫锦、潘嘉伟没有任何不配合的行为,也不存在无法联系的情况。潘卫锦在收到管理人通知后提交了报告,但管理人并没有提出补正补交材料的要求。由于破产程序存在严重瑕疵,因此原审法院依据破产程序作出认定并判决潘卫锦、潘嘉伟承担责任是错误的。潘卫锦、潘嘉伟提交的会计清缴报告证实潘卫锦、潘嘉伟负债五百多万,珠江公司称潘卫锦、潘嘉伟还有四百多万元的存货不是事实。公司亏损并非股东的行为所导致,股东不应承担责任。因此,原审法院认定潘卫锦、潘嘉伟的行为导致无法清算缺乏事实依据。且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故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第一项,改判驳回珠江公司对潘卫锦、潘嘉伟的诉讼请求;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珠江公司承担。

被上诉人珠江公司答辩表示同意原审判决。

经审查,本院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二审另查明,潘卫锦在原审开庭期间明确表示,因多次搬家,公司原始账册都遗失。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在于潘卫锦、潘嘉伟作为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股东,是否应对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拖欠珠江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根据原审法院于2014年5月14日作出的终结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破产程序的裁定,已明确认定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等有关人员未提供任何公司账册资料和财产线索,管理人通过其他途径也未查找到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任何财产,致使无法对其进行清算。该裁定已发生法律效力,在潘卫锦、潘嘉伟未能提供任何证据推翻上述认定事实的情况下,本院对此予以确认。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因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据此,原审法院判令潘卫锦、潘嘉伟连带清偿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拖欠珠江公司的债务,理据充分,应予维持。关于潘卫锦、潘嘉伟上诉提出破产程序存在瑕疵的问题,不属于本案审查范围,且潘卫锦、潘嘉伟亦确认其已在破产程序中已收到管理人发出的《债务人法定义务告知书》,其中已明确告知其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件的受理情况,并要求移交有关广州市蔚鑫化工有限公司的所有相关资料,而潘卫锦至本案一审开庭期间仍表述公司原始账册都已遗失,故潘卫锦、潘嘉伟上诉认为系因管理人未尽法定义务导致清算不能,显然与事实不符。至于潘卫锦、潘嘉伟提出原审经办人是破产案件经办人、违反法定程序,亦缺乏法律依据,本院均不予确认。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潘卫锦、潘嘉伟的上诉请求,理由均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6133元由上诉人潘卫锦、潘嘉伟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莫 芳

代理审判员 马 莉

代理审判员 江志文

二〇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李泳筠

廖嘉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